悠远得西瓜

云在青天水在瓶

求图

有一张雷一花絮照片是锤基的剪影。面对面。看起来像是剪影但实际是照片。




谢谢好人了!!

脑洞记录

昭襄王沉迷于TVB时装剧。用电视机开着轮播看不过瘾,盘算买下来版权用巨幕放。孙周去西藏采风的时候路过渭水,来探望他。劝他不要老是窝在沙发上,对腰椎不好。嬴稷随手打开电源开关。按摩椅工作起来,孙策被震动,吓了一跳。周瑜坐在孙策身边苦笑。

嬴稷自觉失仪。就想着临走的时候问孙策要不要换自己的SUV。毕竟进藏。

三个坐在沙发上。有一搭没一搭的聊。伯符虽然称呼自己襄王,嬴稷也知道他心里总还当自己是那个十几岁的幼弟。没办法,生涯短暂。同时代身份相当的都大他不少。东吴的文臣武将,后来又都跟着自己。也就公瑾陪着他。不过能得周公瑾相伴,夫复何求呢?

嬴稷想着孙伯符,没自觉是把自己放在兄弟的立场考虑的。昭襄王大孙周几百年。就是自持身份让二人行晚辈礼,也不算逾矩。 

孙周二人都是浅色休闲装,牛仔裤登山鞋。踩着地上铺的熊皮,也不当回事儿。昭襄王也不好意思说现在环境保护了。这皮子还是商君在海牙轮值的时候,邀他们过去围猎打的,国内有钱也买不到。极寒之地雪白的大熊。公子华放弃形象就差彩衣娱亲了,才换来这么个兴师动众的机会。

猎个熊对于这些人不困难。难的是这个时代,国别之间法律也有区别。昭襄王在商君省部级公务舱免检的随身行李中,成功挤掉了惠文王绢经帛画唐卡许多精贵古董的额度,才凯旋入境的。

张子找孝公告状,硬说东西是要捐给博物院的。我公父,惠文王。肯把带字的东西捐出去。别说你张仪这么说我不信,就是商君说这话。咳。

嬴稷也是两朝的帝王。虽然时光流逝带走了不少世故之情,终归还剩些虚荣心。帝王名将、历朝历代,铺白虎皮的有,铺白熊皮的。。。。东吴诸臣元旦来贺,分屠苏酒。见这熊皮无不夸赞,这个节过得很是称心。孙伯符周公瑾进来,硬底鞋直接就往上踩。心疼的同时,嬴稷想,可见张昭太史慈他们和伯符公瑾来往不多。

‘’我二人有供差遣处,秦公但可直言。‘’昭襄王走神的太厉害。周瑜也怕他真有些什么心事。就直接问了。嬴稷脱口而出“伯符公瑾美所世知,何不出道?”

公瑾哈哈大笑。“恐潜规则随名而至矣。”

伯符看嬴稷的眼神,让他想起前几天看的剧。几个大夫面对一个警察的提问“医生都不用睡觉的吗?”那几个大夫的脸上就是这样的表情。好像就是关于医院的片子。挺有趣的。

临走的时候伯符劝我,“虽然时间太多很难不好打发,但是大家都过的很快乐。”又犹豫。终于没忍住,跟我说“别总看电视了。”

我反问他,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看别的戏,只看港剧。

伯符没说话,但我知道,孙策的好奇心重。就连公瑾也认真的看着我。他们这样的性格,现代人叫八卦。

看着他们俩。想起栎阳宫的那些人。留恋之情荡然无存。

 “我独爱相爱之人受折磨矣。”

才不会把我的G级奔给你们。困在雪山里头叫救援才好呢。


洗白老甘


老夫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自称的呢?我摩挲拄拐,回忆不起来。我已经老到,完全想不起,奔马的蹄瓣踏在草坡上的触感。也无法确定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棵木杖不能远离手掌。
我还能够思考,记忆却已经慢慢的弃我而去了。
揽镜自照,皓首皴皮。老夫少年游学,过郿县桃林,也有被两个姑娘各牵一袖的故事。嬴师隰笑我皮嫩。我却暗嘲他羁于王妃,路不敢斜视。那时候献公的笑脸,被记忆抹平了沧桑。老夫从政卅余,首辅三朝。心里却自认还是那个废人殉,迁旧都,辟新法的郎君。他们父子两代人的迁都,变法。老夫都是支持的。虽然有的是真心,有的是敷衍。
站在朝堂上的甘龙,我支持了我的君主。支持了坐在正位上,社稷的执掌。
嬴师隰是一个人。我站到了他旁边。嬴渠梁开始也是一个人。后来来了一个卫国小子,不提也罢。
老夫从未看过孝公的笑颜,或许是我忘了。这些不甚要紧的事儿,老夫记不得。老夫只记得商君受封左庶长那日。开府典礼上的目光,明亮且勃勃。仿佛春日初晓,又如旅牧归乡。却唯独不该是君主注视他的臣子。从那时起,老夫惴惴多年。若有来日商鞅恃宠乱政,老夫要叫他知道。老秦人的朝堂上也有砥柱巨樑。就是那些年。老夫的胡子,头发,全白了。渠粱走的早。他们都说是老夫谋害了商君。他卫鞅连法都变得,老夫害上一害,便害死他了。若观秦无继主,法无大成。便是刀斧磔其颈。怕他抱着头颅,也是要继续行政的。
其志可敬,其人可畏。也终于他去寻他的君上了。至于是何缘由,是何布告。老夫记不得,也不愿去回忆。前日惠文王宣召,咸阳宫宫殿里有人语音窃窃说商君。老夫耳盲,听不真切。却起了悔心。若不是看见老夫,也引不起这些讨论。嬴驷应该是不爱听这些的。
惠文王召老夫是说什么来着?说老夫老了。连几天前的事情都记不清。我确实是老了。老夫气贯胆魄随着献公。提心摄气守着孝公。本打算兢兢业业再替秦国守几年惠文。犀首,张子,老夫的手,都要拎不起木拄了。
遥望生平,老夫都还记得什么呢?
磊土成墙的雍阳城。四楼六岗三十二望垛。每旬的换防须两班三百二十六人。石砌泥封的栎阳城。九楼四墙百二十垛。从献公二年开城至孝公十三年迁都咸阳。三十二年间每垛配的铁箭和箭支合计耗用精铁十五万八千斤。公子华笑老夫无尺寸战功所以尤细守防兹费。殊不知我秦崛起点点滴滴老夫位守大辅收藏于心。愿我大秦。总有人心怀敬慎记着它的点点滴滴。
他们说商君死而面乐很怪异。浅薄!生涯有知,事而有功,死而有待。何无乐矣?
我也很老很老了。时不时商君的眉眼就出现在眼前。明明不是什么值得记起来的事情。关系往近了说,也只是同殿为臣。世人传言,总是看见死去的人,是因为人快要死了,过世的人来召唤。如果是商君来召唤,老夫竟然是怀有期待的。

一份粗暴的“学院派”同人文写作指南

自勉,共勉

恩桑:

上写作课正好是四年前的事,希望自己还能回忆起一些有用的东西。








我们不说乱用成语错别字,标题是“学院派”,默认大家都有高中毕业或同等水平的中文能力。








1、列个大纲。




如果一篇小说完全按照大纲走,肯定不是篇好作品,因为作者控制力太强,没有在写作过程中自我超越。




如果一篇小说完全不按照大纲走,恭喜你,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成神,但剩下的万分之九千多都是成坑。




记住,作者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,讲不完一个故事,内心戏再丰富都只是脑洞。








2、选个视角(人称)。




常规视角三种:第一人称视角,第三人称限制性视角,上帝视角。




第一人称视角,顾名思义,“我”是故事讲述者。




第三人称限制性视角,选定小说中的一个人物,以他看到的为你看到的。




上帝视角,作者像上帝一样看小说中的人物。




前两者能更好地描写心理,后者能更好地描写人物关系。同人文大多数是上帝视角。




注:用上帝视角的时候,尽量避免“xx想”“xx觉得”“xx感到”,请做一个描述者,用xx的动作、神情、语调来表现他的内心。








3、注意用词。




现代、民国、古代、欧洲中世纪,国产、日系、欧美翻译腔,它们不一样。




确定你在哪个同人圈,这个圈子里肯定有一个词汇库,不用刻意去记,你的常识和看原著的经历已经足够。




用词决定了文风文笔,好文笔能把烂梗讲得婉转动人,烂文笔能把好梗毁得一塌糊涂。




确定一篇文一种文风。你可以尝试别的文风,但是宝贝儿你得换篇文。




不建议频繁更换文风,审美在精不在多。








4、避免硬伤。




首先你要知道,写作是一件很难的事,涉及的领域很多,如果你对某个领域毫无所知又不想去做功课,那就别写这个领域,硬伤会让一篇文迅速low下来。




如果你不擅长某些领域,不用羞愧,专业作家也不是擅长所有题材。




好好补历史,尽量别出现历史bug。别说你是理科生,Google 上不了,用百度也比瞎编好。别用架空和平行世界搪塞过去,懒就是懒。举个栗子:明代以前的中国人喝茶用煮的,别一写古文就泡茶,看着难受。




如果你只是想写篇什么都不管的傻白甜,那下面的条目也不用看了。








5、对话。




一个原则:对话是用来表现人物的。




好的小说,对话既要有信息量又要又废话,信息量太大看着累,满篇废话写来干嘛?




如果你的小说只有对话和寥寥几笔情节过渡的描述,请你改称它为“剧本”。




注:别让小说中的江浙人说一口京腔,听着别扭。








6、环境。




别尝试大段环境描写,除非你的剧情没它不可。再说一次,写作这件事很难,用大段环境描写抓读者的时代已经过去,就算这个时代还有这样的作者,那也多半不是你我。谦虚点。好好讲故事。








7、议论。




一句话:尽量不要议论。




考虑一下你多少岁,读了多少书,有多少经历,能讲多大道理,你的读者可能是谁。如果你觉得那些几年后连自己看起来都尴尬的言论值得下笔,那你就写。








8、人物。




不要什么都给我扯上ooc,小说中的人物如果可以只用一个标签来概括,那真特么太糟糕了。别怕ooc,你之所以会喜欢原著中的某些人物,那是基于你对人物的理解,按照你的理解写下去,不会很坏。如果谁没事用ooc喷你的文,请不要大意地糊ta一脸。




但是你非要把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写成娘炮,那你怎么不上天?








9、干货两则。




其一、如果你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写作,好好利用你的手机,把能够开脑洞的场景和句子用相机拍下来,用备忘录记下来,哪天写进你的大纲里。




其二、在学校经常被老先生们数落的话,现在原样转给你们:你们读书太少了。别说读了记不住,别说看不下去,张三丰教张无忌,全部忘掉之后剩下的那部分就是你的。你从来不读,当然一无所剩。








10、写写写。




考试要刷题,写作要练习。




没有谁天生就是大大,提笔就是神作。




别指望一写文就红心蓝手小灰云,别说没热度我就不写,别写不出来就难受自责,没人逼你也别逼自己。




最后再说一次,写作是一件很难的事。但是你得动笔,因为你会发现,它没有那么难。








好了,现在你们可以写文来投喂我了。




最近吃苏靖台诚。








想到再补。




转载标明作者出处,最好给个私信。





无法逃脱被闪瞎命运的男子

提示:本文唯一男主仅出现两句剧情。其他为烘托主角形象的配角戏份




伯符公瑾对饮。
伯符:昨夜寤,趣荒唐。
公瑾:为孙郎解之。
伯符:梦一秦君谆谆劝我。公瑾且猜?
公瑾奉拳而拜。祖龙得兆,东吴可鼎天下?
伯符递酒盏于手:非天下。
公瑾又猜:穆公导飞升之途。
伯符笑:鬼神之说渺茫,何可趣?
公瑾尽饮:瑜不得,请伯符详叙。
伯符:我梦孝公。来人黑衣简冠,纹绣甚古,自称秦孝公,献公之子。惠文王父也。往复言“复姓国相独留苦,少年郎君惜同行。”
公瑾面赧:尔来何为?
伯符:嘱我杀你。
公瑾:噗
公瑾袖出皎襦巾拭伯符面。
伯符接巾自拭,另手提壶续酒。口怨:及长亦躁,惟细军政。
公瑾笑:细者好也,瑜颇有得者,音律,醇酒,美人。目视伯符。
当夜圆月无星,风动竹簌,不闻鸟雀。
须臾。
公瑾复问:缘何杀我?
伯符:臣讪主,友戏朋,焉留长祸。
公瑾故正色:可求情?
伯符:求来,须软语温言,须小心作态,须诚心挚志,须........
公瑾:呔,不若速死。
伯符执手:速死伤我怀,不若留用。
公瑾:且用我战,且用我律。
伯符笑:周郎自大,何堪重负。
公瑾眉目嗔:梦由心生,枉托他人言。掣手未果
伯符正色:军战当重,政律更重。然皆轻于此时。执瑜掌。“策心奢矣,且伴汝友沐月。”
当夜无话。



后箭伤裂。未及见瑜而亡。渐悔梦中言,徒留未亡。目视耳闻阳间事不得助。

侯十年复聚,触额而泪。“悔不从梦中兆,孤公瑾苦。”

公瑾袖出皎襦巾拭伯符面。
“惶惶作态!何人托孤?羁我于世十年。”

后特谒孝公。询:后世君主如繁森,独睐孙郎何辜?
孝公赧然吱唔。时商君在侧,淡然释疑:汝弟权乃秦昭襄王转投。襄王不耐秦宫景熟,欲寻乱世而建功业。
再问“曷劝我杀公瑾?”
商君反问“不愿蚤聚?”
遂无语

又四十二年,权归。途拜孙周而归秦宫栎阳。


宫中尽知世上事。亦不提及。后惟忌物添独活一项。









片段。

商君对着铜镜打领带的时候。孝公拥着被子在榻上打哈欠。朝露夕雾,美好如卫大律神清气爽准备出庭这样的景致。如果一周看上五六次。也不怎么会兴奋激动。嬴渠梁此刻不仅不怎么兴奋激动,而且还有着类似起床气的低气压情绪。

自打商君带着孝公从荷兰海牙结束了轮值回国。嬴渠梁就没调整好生物钟。阳间的气息不适合他。太阳倒不会造成伤害。飞机也适应得良好。主要原因还在于律师楼、法院、他们的居所,甚至咖啡厅,到处都是空调。这种人造的低温环境又干又冷。孝公无比怀念栎阳的空气和土壤。背着早上的太阳纵马,茵茵绿草的桑树底下睡上整个晌午。做个快乐的治世君主。好过……

一个温暖的吻印在额头。把半梦半醒的嬴渠梁彻底唤醒。“臣今日就是去听判决。”孝公还是闭着眼睛,但是把头抬了起来。这撒娇的样子把卫鞅逗笑了。

“君上,君上。”

“嗯。”还是闭着眼睛。

“等判决执行,臣就休假,咱们回栎阳宫避暑好不好。”

“是此案判决还是哪个案子判决?”

‘此案’

嬴渠梁的眼睛彻底睁开了。卫鞅的笑容映入眼帘。白皙的面孔,微翘的唇角,若隐若现的犬齿尖。我的商君,真好看。

为了融入现代社会,两个人都以四十几岁的形象示人。二十一世纪这个年龄不作兴留胡子。没有胡子的商君和没有胡子的自己。相互看了十几年也稍微适应了,不适应的是那些见到商君就愣神,或者明着暗着使劲看的人。自己嘱咐过好几次,在外面多留些皱纹。还是……..

卫鞅看着嬴渠梁眯着眼睛走神。以为他想家了。估么着到法院时间也不富裕。就推了推被子‘臣绝不失言。’

看出他赶时间。嬴渠梁点了点头‘回家看看也好。’想着这讨厌的中央空调,继续缩回被子里。

卫鞅却没有动,还是笑着看自己。

嬴渠梁用被子把头遮住。

‘放开手,臣给君上捎芝士海绵。’声音带着笑意。

商君浅褐色西装外套的下摆,被某人轻轻的捏着角。

孝公默默在心里长叹一息。还是,还是舍不得放开他。

‘多撒巧克力粉。’君上对现代其实没什么好感。如果说特别之物。一掌就能数清楚。

手放开了。被子里好听的男中音被闷得走了音。‘早回。’

秦孝公满心不高兴的等着门锁扣响的声音。一不留神被子被突然抖开了。热切的吻压下来。

熟悉的味道还未好好品味,周边的空气又冷下来。脚步声。公文包摩擦桌面。钥匙碰撞。车库门启动。门锁反扣的声音结束这一切。屋里一片寂静。

这讨厌的中央空调。孝公喃喃。‘好冷’

 

 


故事里的故事

以机敏善言被后人称颂的秦惠文王,是奶奶大伯拉扯起来的。小时候攀扯大人听故事,听得最多的是“你爷爷小的时候………”

日月轮转,惠文王也儿女绕膝了。闲来叙述家史,不是书简上记录的,也爱说些,“你们太爷爷小的时候…………”

武王不爱唠嗑。

到了嬴稷也被娃娃拉着袖子叫爷爷的时候,娃娃们可就真有福气了。昭襄王,胡子长,讲起故事晃三晃。什么先祖献公遗计安邦国啊。什么太爷爷孝公三勘中庶子啊。“还有你们的爷爷。惠文王啊,那可就更厉害啦。”说着说着,觉得下巴疼,低下头。一只胖嘟嘟的小手扯着自己的胡子。“厉害是什么意思啊?”这娃儿谁家的,手劲儿还不小。“厉害就是......”这些娃娃以后都是秦国的柱石,老君王握着的娃娃的手,轻轻的把胡子了拔出来。想了想说:“就是肯为了大义舍弃私心。”对着一双双明亮的眼睛,点了点头。“嗯,这样就很厉害,很了不起了。”

这个场景被扶苏无数次幻想,还原。他总怀疑这是爷爷对自己的早期教育。庄襄王嬴异人那时候最大也就两岁。哪里有这样利落的口齿。后来又经历了多年的磨难。幼年的记忆也难保不会模糊。

幻想也好,还原也罢。他带着自己的娃,怀念着爷爷故事,在蜿蜒的山脉间修建着国家的墙。年复一年,墙越来越长,子婴也渐渐不再拉他听故事了。有一天,扶苏看见子婴在读旧法册。稍一瞥,他就认出这卷册是自己从咸阳带过来的商君手迹。

父皇颁布了新律之后。这些简册就不再轻易示人了。放在专门的屋子里,用夹丝苎麻缝的旧套子里装着,码得整整齐齐。老秦人穷,这些套子当年都是国君的衣裳料子。

子婴看他神色恍惚。还以为父亲责怪他不习新法而研读旧法。带着些腼腆解释“这些法条有商君的批解,当作论政文章来看看,很有获益。”扶苏本来想提醒他李斯的文章更合时宜,转念再想。这卷册里也有不少是孝公的墨批,就闭口不言了。子婴是有抱负的孩子。扶苏就着书案坐在了子婴对面。并不去看那法册的内容,只是就着灯烛看着儿子读书。自己像他这般大的时候,父皇还是秦王政。父子也常常对坐读书。父王把朝堂上的文章给自己看,“我儿。重臣何以致利极。”

扶苏以为父王考察自己如何驭下。就随着心意,说了些礼利衡达、俯怀谦逊的想法。秦王却笑了,接着问,“是献公厉害还是孝公厉害。”扶苏惊慌得赶忙起身,伏拜在父亲面前,“儿臣不敢妄评先祖。”秦王摆了摆手。把袖子拢到膝盖。“先祖鸿业。后世秦人怀其志,更其过,强我秦。有何不可论也。迂腐。”,扶苏不敢抬头。秦王伸了手,想把儿子扶起来。哪想手上劲,扶苏却顺势躲开了。还是不肯起来,“献、孝为父子。皆是我祖。不可妄论。”气氛渐渐僵硬。灯影烛光,父子相对静默。那天气氛凝滞了很久,父子间的僵持以做父亲的起身离去告终。扶苏回忆起来,就是从那件事之后,身边的人开始劝自己离儒亲法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秦国飘起长公子崇尚儒家的流言。

扶苏虽然从没有出口品评过祖先行迹,但心里是有衡量的。每一位秦国的君主,都在用他们的生命书写历史。或者恢弘,或者激烈。微至庶人,大至六国,把整个世界卷入自己的宏图伟业。他们自己就是追求梦想的书籍。扶苏的成长伴随着他们的故事,秦国一代代帝王的天下谋,随着这些故事嵌入嬴氏子孙的血脉。

眼前的子婴也正在读,他想从祖先的身上吸取营养和教训。这孩子,是嬴氏的子孙。他也会书写,嬴氏的故事。而自己呢?站在垛口,扶苏极目远眺,这座墙绵延不绝,墙外草原葱茏,墙内是巍峨的群山,往南是渭水,再往南是秦岭,再往南,一直到大海。都是秦国的土地。法家,真的能千秋万世么?难道自己,真的误入歧途了?

扶苏眼前浮现起那场祭天时的对话。高阔的祭台上烟烛缭绕。远远望去,绿葱葱的山脉绵延无际。自己作为长子就跟在父皇身后。父皇统一了六国,并不继续加强融合。只是越来越多的兴举祭典,巡游。听说父皇在收集天下的武器锋镝,要铸金人。塑先祖铜像十二以供纪念,示天下敬仰。扶苏望着远山。刚回过神。看见父亲正看着自己笑“不要说你看不够,我也看不够。”父亲转过头,父子二人望向同一个方向。山顶上猎猎旗风,人在天地间,何其渺小,天地间生人,又何其雄壮!“大秦山川,万世千秋!”

“大秦山川,万世千秋,大秦山川,万世千秋,大秦山川.......”扶苏身后响起越来越多的声音。有随从,有臣子,有兵士。虽然看不见。父皇的脸,但是我知道。他在笑。

下了山。始皇拉着扶苏坐他的帝舆。扶苏以于礼不合拒绝,却挣不开父亲的手。扶苏真没猜到始皇还愿意给他讲故事。“说起秦国的将军,总绕不过武安君。”扶苏是看过白起的论战文章的。坐在帝舆里听父亲谈论,却是想都没想过。“起固当死,累昭王怨!”“昭王怨白起?”父皇皱着眉笑。我很少没在他脸上看过这种表情。“你还不懂,每个臣子,都是帝王的一部分。”我也皱起了眉毛。“无论帝王,甚至门吏,凡治国者,皆为一体。”父皇看看我,摇了摇头。“能够同心协行的,就共存。不能够驱使的,就是病痈。君王的责任不仅仅是任用能够驱使的,也要割弃腐败无用的。”

“白起,无用?”

“不但无用,倘使他依仗功劳,引起更多的同情得到赞同,甚至会危及先祖昭襄王的权威。”

“那商君呢?孝公热血怀抱之人。”扶苏出口就后悔了,秦宫的隐秘。无外乎就是这一问了。

始皇把目光从窗外转到扶苏脸上。“还记得我问你的那句话么?”

“重臣何以致利极。”

“秦国行商君之法逾六世。商君功秦莫大。”父皇的口气带着惋惜。“只可惜。他对于帝王,实在是太诱人了。”

“我没有商君那样的人物留给你,李斯也很不错了。”

父皇看着我笑。眼里闪着淡淡的光。

回想起来。这竟然也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。父亲的笑容,已经模糊在记忆里。后来我特意找了惠文王赐死商君的书录。“法由君定,君当彻行”。“秦初无法,公父无商君,秦无以强。秦今行法,秦留商君,嬴驷无以强。”后面还有些字。“望商君诺赳赳老秦,共赴国难誓。”“许君自裁。”

致利极!原来先君的重臣,还可以让继任君王用来验证自己羽翼是否丰满。这,才是帝王的法道。扶苏不敢想像这份帝王心,费尽心力招揽来的人,珍之重之的依仗他。最后留给儿孙,验证他们是否可以理智决断,有能力成为一个掌控国家不被操纵的合格继承人。

商君,白起,甚至还有吕不韦。血粼粼的帝王路。扶苏觉得自己的心在颤栗。

扶苏像被驱赶一样急切的搜罗政策,夜以继日的找寻。他以为,总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这样的统治。但是太渺茫了。道家,儒家,纵横家,到底谁可以解脱这重重枷锁的帝王路。

直到咸阳来的使者,捧上诏书和赐酒。

蒙内史劝我上书向父皇解释,我笑他痴。他看我的眼神像看一个疯子。秦的臣子,向来是不讳死的。我向父皇解释,解释什么呢。父皇眼里,我还是成为了大秦继任者的痈疽。与其等待兄弟的判定。我情愿这份为国而死的荣耀。由父亲赐予我。扶苏,是为秦国的安定而死。我也足以骄傲的与大秦历代豪烈并立。尽饮鸩酒,我诧异于它的味道在酸苦中透出淡淡的甜。心底莫名的涌起好奇。忘了是在哪里听过了。昭襄王,一次又一次的催白起起兵。就是不想杀他。惠文王为了张子能自在的活下去。把王位传给了擅武乏文的嬴荡。就连孝公也在生前身后重重安排商君的出路。继任者不知是谁,原来父皇如此爱重你,扶苏可是长子呢。后世也会有人讲起。始皇靖位诛扶苏之类的故事吧。

胸口涌起疼痛。眼睛渐渐模糊。

愿我大秦山川,万世千秋!

 

 

另,亡世。

众秦主问政:曷不救,嘉儿可怜。

政回:不肖子慈懦。留之误国,不若携来娱孝。

众:汝不肖!爱子逾相国。


深夜卖萌

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深袍白袖,滚作一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•



相对白头翁,同座忆年经。耿耿秦宫夜,灼灼崤函星。

君乘白马来,华年驱令行。我誓盟青山,君合松柏青。

日月忽已老,幼枝亦参耸。不如同归去,把手临长风。

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求车。

宫心计,附翻译

秦惠文王嗜文。有“佳人可以忘忧,美文可以忘佳人”之言。惟苦当时书简厚重,乏佳作传于世。始皇孝,焚书以娱,帛简充栋。惠文王弹冠额手,复盼祝融。秦人多恨项籍烧阿房,惠文独翘首以待,孰料刘季携典籍已归汉中。不得,辄召章邯痛斥。邯喟然泣涕,求于李通古。斯稔秦宫事,劝章邯奉重宝名器以进张子。邯疑张子可决事,斯复嘱,若不纳,则言,“人不可复死,臣欲效白起而不得明君。”邯从之。见张子。具白壁犀角以敬,果拒。邯躬拜而言“张相与邯同为秦臣。张相以连横强秦。邯以征战卫秦。皆强国护主之心也。惠王薨而张相出,非不惧商君旧事乎。邯自知负国罪大,深耻无以靖。欲效武安君赴死。尤存雌伏仇雠可报灭国之心矣。”张子意暇,微目而言:“小人反复,自辩亦黠。所欲何求暂听之。”邯再拜,“无敢所求,王上每召臣批斥,如置身冰炭。人不可复死,愿闻一计可解矣。”张子答“咸阳秦宫巍峨,可以处之。”邯泪对“无颜对始皇。暂托栎阳宫以存残躯。”

张子黙。嘱少待。退后殿而问惠文。“君上怒无解乎?”惠文抚其膝。指书案叹。“余生漫漫,惟此解颐。将军贰其心。其主亦当责。惟恨后世之书不得纵览。”张子笑,“何难,臣为君上计。”

出而使章邯。“可谋战祸以焚书。惠王得事。或可解。”邯从之。

世值南北朝萧绎当朝。章阴图之。督于谨杨忠战,大败梁于江陵。议惟焚书许受降。“元帝焚古今图书十四万卷”方释之。

章邯成而欲谢。候栎阳宫惠文王殿。宫人禀“张相侍王上读书,请返。”

宣太后欲见亦不得。忿。又闻美文可以忘佳人言。诉于孝公前。未叙其详。只言“章邯仗军,犹虎狼也。驱虎狼而击世人。妾闻两国争仇犹不及,况为私矣。”

孝公怒,持软剑召不肖子。宫人劝而不得。私讯惠王以避。惠王蹙且执张子掌。“相国当计。”

张子略沉吟,并手捡西汉、东汉、三国、两晋律法若干以漆盘承。付宫人。“缴于孝公殿,亲手奉商君。”

惠王击掌赞张子“大智”。稍又嘱“秉对商君,驷儿诚心奉姑父。望存鉴。”

后不闻孝公事。更月余。宣后随武王巡咸阳。此事渐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伪装版谷阿莫三分钟之宫心计

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故事其实是吹枕头风的故事。不是一个,是三个。有的灵有的不灵。到底是怎么吹的呢。这个要从秦惠文王爱读书开始说。

秦惠文王爱读书啊。曾经说过这样的话:漂亮的美人可以让人忘记忧愁。而漂亮的好文章甚至可以让人忘记美人!忘记美人!这是有多爱读书呦。但是呢。当时都是竹子编的书简。非常的不方便。所以缺乏好文章在世间流传。秦惠王的晚辈秦始皇很孝顺。听说祖先爱刷文但是找不到资源,就烧了很多书去给他看。然后惠文王那里竹子、丝绸的各种各样的书堆满了屋子。惠文王那个高兴啊。天天盼着着火。(那种心情就跟我们现在盼填坑是一样的)秦国人非常憎恨项羽烧了阿房宫。只有惠文王对这件事充满期望。没想到阿房宫是烧了。可在那之前。刘备带着萧何已经把各种书册典籍打包收到汉中去了。所以惠文王盼了一场空,什么也没得到。(然后这事不能这么算了啊)惠文王就把章邯叫来骂,次次骂,常常骂,骂得呦。章邯一边哭一边叹气。实在是忍不了了。就去找李斯。李斯对秦朝宫殿里的事儿非常熟啊。章邯求他给想想办法。李斯对章邯说。你准备些好东西去送给张仪。(这事儿只能张仪给你解决)章邯很怀疑啊。他是文臣。能解决这个事儿?李斯又嘱咐他,如果张仪不要这些礼物。你就跟张仪说“人已经死了。没法再死,我也想效仿白起殉国,但是我死了。秦国当朝的那二货是成不了事儿的。”章邯对李斯有信心。所以就这么办了。章邯拜见张仪。恭敬的准备了白玉和犀牛角进献。果然被拒绝了。章邯就非常谦卑的对张仪说“老张啊,你和我都是秦国的大臣,你耍嘴皮子,我用刀马,但是都是为了护卫国家。秦惠王死了你就立马跑路了,难道不是害怕像商君一样被继任君王裂掉吗?我知道自己叛国罪责重大。耻辱太深没办法清洗,也想学武安君一死了之。但是我的心里还装着国仇,是想假装投降找机会报复回来的。”张仪听这些话的时候态度很随便。眯着眼睛说“你这个反复小人,这番话也算聪明。你的想法说来听听吧。”章邯再次行礼“我没有啥想法。惠王每每把我叫来骂,我听的实在太痛苦了。我已经没法再死了。求你帮我想想办法解决这个事儿吧。”张仪说“咸阳的秦宫地方大又华丽。你去住啊!”章邯都哭了“我哪有脸去面见秦始皇啊。我还是躲在栎阳秦宫苟延残喘吧。”张仪也沉默了。叫他稍微等会儿。然后退到后殿去问惠文王。“君上你的怒气没有办法缓解吗?”惠文王抚摸着张仪的膝盖,指着书桌叹气。我未来的日子没边没沿的。只能看文找点儿乐子。带兵的将军起了反心。他的君主也有责任。(这事儿我没啥怨言)我就恨他放跑了刘邦以至于看不到更新!”张仪笑着说“也有啥难的。我给你想办法。”

从后殿出来就指使章邯“你可以想点儿办法挑起战争。有战争就可以烧书。惠王有事儿可做,可能就懒得骂你了”(章邯行动力很强)马上就动手了。

当时的朝代正是南北朝梁国萧绎当皇帝。章邯暗地里开始算计(@三月雨)。督促监视于谨杨忠打仗。在江陵把梁朝打的稀里哗啦的。商议只能烧书才接受投降。梁元帝烧了古今的图书十四万卷。才放了他。

惠文王不再找章邯麻烦了。章邯来谢谢张仪。在栎阳宫惠文王的殿门口等候。结果有人出来说“相国在侍候王上读书。请回吧。”

惠王读书不仅不见章邯。连宣太后也不见了。他媳妇非常生气。又听说了刷文可以忘记美人的话。几乎是怒不可遏的。(因为宣太后非常非常美丽啊。见不到老公怎么办呢?)于是就是找公公告状。宣太后不仅美丽,而且有智慧。她没有说很详细的事儿。只是说。章邯带兵打仗。就像老虎和狼一样。驱赶虎狼去伤害世间的人。我听说两国有仇,报国仇的都不这样干。况且为一己之私呢。

孝公很生气。拿着软剑宣召不听话的儿子。宫里的人都劝,也劝不住。偷偷的报信给惠文王让他躲一躲。惠文王听了满脸愁容。眉毛都皱成一团了。拉着张仪的手说“快想个办法。”

张仪略微沉默了一下。双手并用。挑选出西汉、东汉、三国两晋各朝各代的法律放在漆盘里。叫宫人送到孝公殿。一定要亲自交给商君。

惠文王看到他这样做。拍着手夸他“你太聪明了!”然后嘱咐去送书的人“这样对商君说,我诚意诚意的给姑父送书。希望您留下好好看,能开心。”

后来就没听说孝公再管这件事儿。一个多月以后。宣太后跟着武王去咸阳巡游。这件事儿就慢慢淡下去了。

所以说呢。只要找对了人。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啊。